<noframes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ruby id="hfhfh"></ruby></pre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hfhfh"></track>
      <pre id="hfhfh"></pre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strike id="hfhfh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寧夏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企業文化 >> 職工園地

          又見罐罐茶

          作者:熱力公司 史敏學 來源:寧夏電投

          記憶是個很神奇的東西,明明感覺在衰退,但一個不經意的瞬間,腦海里的畫面又會如同電影般閃現。

          這次開啟記憶的按鈕,是一個名叫“罐罐茶”的店面。

          不知何時起,銀川的街頭小巷中出現了一個個名叫“罐罐茶”的休閑場所。掀開席簾搭眼一瞧,土墻上掛著編織好的紅色干辣椒和黃燦燦的干玉米,地上鋪著竹草編織的蒲團,蒲團中間擺放著四方的矮桌,每張桌子被灰色的木質隔斷分開,那靛藍色粗布白色花紋的門簾,又將每個隔斷遮擋住,處處散發著鄉土的味道。喝茶的人們圍著桌子盤腿而坐,在一起侃侃而談。

          “罐罐茶”并不是茶的種類,而是因使用罐罐煮茶而得名。以如今好茶的標準來品鑒,即使我帶著家鄉和兒時的回憶“濾鏡”,“罐罐茶”這輩子也評不上優秀。原因無他——罐罐茶樸素到很難說出它的優點。

          “罐罐茶”的盛茶器具并不文雅,泡茶功夫也不講究,對茶葉的制作更不考究,只是一塊簡單的黑磚茶。撕開印著“工”字的薄薄白紙包裝后,先用刀具或其它堅硬的物體將磚茶砸成小塊,再用手掰碎,放到被熏得黢黑的小鐵罐里面去煮。別指望煮好的茶倒進茶杯能聞到沁人心脾的茶香,更別期盼啜入口中能感覺到口腔生津、回味甘甜。倘若是第一次品嘗,那滿口的苦澀定會讓你懷疑人生。然而,就是這窮其一生上不了“大雅之堂”的“罐罐茶”,始終攪拌在黃土地人民的精神世界里,給背井離鄉的人留下鄉愁,給世代耕犁的家庭帶來溫暖和歡聲笑語,成為傳統茶文化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在老家,煨“罐罐茶”一般是用小一點破舊的搪瓷杯子,易拉罐那么大,用鐵絲沿著杯口箍成一個圈,再將鐵絲延伸出來做一個手柄,因為茶多水少,即使在文火慢燉的條件下,也能很快燒開,就如熬中藥一般,味道濃烈厚重。

          農村農忙季節,無論男女老少,喝上一罐兒濃茶,才有一天的精氣神,才能支撐起腳下的生活。一家人,尤其是老人,早上起來,先拾掇一點柴火,點起火爐,打一壺水,架上罐罐,“下”上茶葉熬起來。饃放到爐膛的側面讓火烤著,看到表皮焦黃的時候,趕緊翻一面接著烤,等到滾燙的茶倒進每個人的杯子里,饃也烤得剛到火候兒。咬一口饃,喝一口茶,用饃下著茶,以茶就著饃??竞玫酿x,皮干內酥,將外層烤干烤黃的饃一層一層剝下來就茶吃,脆響美絕。被剝了外層后,饃里面的芯兒已經是冒著熱氣,白白軟軟的等著人張嘴去嘗。熬好的茶,濃濃的苦味,將嘴唇搭在滾燙的茶杯上,吸一小口,呷著苦澀的茶水,咽下去,提起了一天的精氣神。

      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歲月變成了流年,罐子熬成了歲月,現在細細想來,抿上一口苦茶,才能嚼出饃饃的香甜,一苦一甜,方顯人生真諦。就如同樂觀的態度從來不是養尊處優中的自我欣賞、自我陶醉與自我炫耀,而是在命運經受大挫折、前進之路充滿艱辛后,精神與靈魂對話,了解自己真實的內心,品懂生活的滋味。

          酸甜苦辣,人生百味,全在一罐茶里。

          (熱力公司 史敏學)

          扒开她的乳罩吸奶头视频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ruby id="hfhfh"></ruby></pre></pre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fhfh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hfhfh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fhfh"><pre id="hfhfh"><strike id="hfhfh"></strike></pre>